湘乐新闻网 > 文化 > 话剧《哭之笑之》“一改”修改会专家发言摘编

话剧《哭之笑之》“一改”修改会专家发言摘编

2019-12-02 19:16:22

主题新颖,舞蹈优美古典,戏剧需要加强。

李继德(中国戏曲表演协会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剧本》杂志前总编辑、总编辑):

八大山人是中国古代杰出的画家之一,在世界上享有很高的声誉。他的故事极具戏剧性和传奇色彩,在中国文化名人中很少见。这部戏的叙事风格新颖,具有解释性、叙述性和解释性的特点。它采用多角度叙述,具有典型的中国古典美学风格。从舞台风格到舞蹈设计,整出戏散发出写意、自由、灵活的美学精神,与人物和主题紧密结合。

八大山人的自我描述贯穿整部戏,舞台上人物的叙述围绕中心人物展开。这样的设置给剧本创作带来了很大的自由,节省了很多进出剧本的过程,直接进入了关键情节。

美国和中国所缺少的是这部戏剧没有那么戏剧化。有些眼泪、感情或微笑可以扩展得更多。表演时,演员情感不够强烈,人物层次不够丰富,剧中某些台词的发音不准确。虽然这是一个小问题,但作为一个由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滚动项目,这些细节值得关注。

留下风景空白与传统绘画手法不谋而合,人物仍需丰富。

蔡德良(中国舞台艺术学会前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从向年轻人传播和推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角度来看,《哭与笑》这部戏剧是引人注目的,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该剧融合了中西艺术风格,有自己的艺术风格,风景简洁明了。其中,画面的空白空间与中国传统艺术的追求不谋而合,过去舞台设计过于注重包装,过于饱满。现在,我们逐渐意识到,只有当编舞符合当前的美学并更接近观众时,作品才能越来越高。在这方面,《哭与笑》迈出了非常好的一步。

舞台上基本上没有其他女主角,因此,有人建议可以丰富绿娘的形象,让知名度更强。此外,舞台的线条可以改变,以微调舞台板的颜色。

为了加强个人艺术风格,关键情节需要更多的墨水。

荣昊(中央戏剧学院院长兼教授):

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历史。该剧自觉选择了具有民族特色的主题,挖掘了文化名人的思想价值,弘扬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这种创造性思维尤其值得鼓励。

我希望该剧在形成自己艺术风格的基础上有更高的追求,在美学和导演技巧上做出更多有益的探索和尝试。

我认为整部戏有几个要点需要进一步强调。一是加强对八大山人和绿娘的情感描写,强调八大山人一心一意的情感和对爱情的苦涩追求。二是八大山人对生活的追求,包括编纂地方志,出家入道后回归世俗,最终在半疯、半疯、孤独的生活中进行艺术创作。目前,该剧中的这些观点是明确的,但从逻辑关系来看,对这些观点的叙述并不到位。

团体游戏也需要加强角色的个性

廖洪翔(原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兼教授):

在主要创作团队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创作了一部充满优雅、灵活和文人风格的艺术作品,但我认为这部戏的悲伤还不够。剧中有微笑和苦笑,但在戏的结尾,有哭和笑的混合,或者像笑和哭这样的段落的轻微缺乏,这导致了情节的迅速发展。其次,在展示非主要演员时,需要展示每个角色的个性。现在角色之间有些相似之处。此外,演员以很高的速度说台词,希望演员能清楚地传达意思,同时尽量反映丰富的语调变化。此外,建议演员扮演绿娘和丑妈的角色,这样情感上的紧张会更大。最后,这是一个古装剧,胸部小麦的穿着位置应该再次考虑。

诗歌和绘画既优雅又有趣,化妆需要润色。

李法曾(中国国家歌剧院一等演员):

戏剧《哭与笑》的舞台设计就像一幅中国画。它非常漂亮。昆曲的使用也增强了对整部戏剧的欣赏。总的来说,它体现了“优雅”这个词。同时,该剧使用了大量的传统诗歌,在欣赏诗歌的同时观看该剧,有一种满足感。在人物塑造方面也做了很多努力,尤其是在八大山人的角色方面。这位演员的表演非常简单,他对角色内心的理解很到位,表达也非常准确。创作者设计了很多细节,尤其是长线条,生动、巧妙、准确、充满激情。

我想提出一些意见和建议。首先,演员的化妆不够精致,尤其是头饰,这使得观众很容易玩。其次,光的使用也需要改进。第三,演员的诗歌可以口语化,这就要求演员要更加努力和认真学习。此外,我建议在剧中为八大山人的画添加一些解释,比如画的结构和色调,并用通俗自然的语言来解释。最后,临时演员没有完全融入作品,对角色身份和经历的解释也没有到位,需要进一步改进。

舞台风格充满了绘画,剧本需要丰富。

李冯(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党委书记、副院长、一等作家):

从剧本来看,这出戏属于文人戏的风格,很像传统的文人画。然而,戏剧的绘画感比空间感更强,空间感的表达需要进一步丰富。绘画作为舞蹈美的主体的运用超越了戏剧本身,使表达的意义更加突出。

目前,该脚本有点过于精炼,可以适当扩展。演员在塑造角色时需要更接近角色。例如,扮演老八大山人的演员在身材和姿势上更接近,但在声音上感觉有点年轻。此外,剧中的一些表演风格类似于中国画的“干笔”,但我建议在处理这些地方时,可以更柔和、更流畅。我希望我能重新考虑一下。

人物的命运和生活故事还有待发掘,情节安排中人物的动机仍然需要历史事实。

刘燕(中国国家戏剧杂志总编辑):

这部戏讲述了八达山人民悲惨命运的精神历史。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拥有一颗伟大的心是很重要的,这颗伟大的心需要各种各样的历史机遇和成就。我希望我能从这部戏中看到这位艺术家的成长和磨砺。

八大山人的生活中有许多未解之谜,为戏剧创作提供了许多有待探索的内容。我建议在这部戏剧中更多地关注巴达尚人对生活的热情。他的怨恨和愤怒变成了对所有生物的同情和怜悯。从历史事实来看,这是他走进虚空的最直接原因。就戏剧的审美风格而言,八大山人的艺术风格具有佛道交融的特点。因此,观众应该在舞台的整体审美风格中感受到这一点。

叙事系统的完全改编是极好的,情节和主人公的心理仍需丰富。

欧阳逸冰(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前导演、一等作家):

戏剧艺术是流动和前进的,而画家的作品是凝固和瞬间的艺术,要把八大山人生活中无数的瞬间变成流动的戏剧并不容易。

舞台叙事系统的建立是非常必要的。从这部戏中,舞台上的每一幅画都是一幅国画,是一幅朱耷风格的国画。这种艺术尝试不仅大胆,而且基于对艺术和观众心理的准确把握。

朱耷命运的三个阶段和三个“娘”的出现仍然需要重新设计,以仔细想象绿娘是如何认识朱耷和他们的爱情的。朱耷喜欢朱门大院和王宓的艺术吗?他的梦想是什么?

不管命运有多艰难,朱耷对自然和绘画的热爱在这部戏中并不清晰。热爱自然是朱耷成功的基础,英雄需要塑造得更加鲜明丰满。

整部戏都有古典美感,应该把握叙事的分寸。

钟浩(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一等导演):

该剧具有一种古典美感,导演对古代文人理想和苦恼的思考,以及良好的舞台风格和叙事方法,为该剧成为经典艺术作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然而,多种叙事方式往往会影响观众的观看流畅性,需要进一步控制。接下来,创意团队应该增加传统文化知识的传播,并在剧中增加更多关于传统文化的信息。此外,小偷线的功能需要扩展,观众的感知不能停留在形式上。

在手法上,东西方融合了古代与现代,主题概念可以再次浓缩。

姜儿(南京大学艺术文化研究所所长兼教授):

该剧是对创作民族风格戏剧的成功探索和实践。剧中的台词充满诗意和艺术感,符合中国传统美学的精神。这出戏融合了许多传统戏剧的表演技巧,如自我报道、进进出出等。该剧还巧妙地运用了现代西方先锋派艺术的表现手法,如时间与空间的叠加、时间与空间的交替、时间与空间的交叉,从而实现了浪漫叙事中的表达自由。这位演员在塑造八大山人的性格形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八大山人充满了血肉,个性鲜明。演员们对古代文人的骄傲、自信和自由以及八达山复杂而酸涩的内心世界的深入挖掘和立体展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出戏的情节有许多显著之处。其中,朱耷去浙江编纂了《临安县志》,并做得很好。作者选择了一些有代表性的段落,这反映了作者的智慧。

这出戏引用了很多诗,所以我建议做一个选择并给出一个适当的解释。此外,该剧可以更加注重现实,进一步挖掘和提炼主题。

审美追求独特而富有诗意,主人公的形象得到了再次打磨和提升。

刘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兼教授):

戏剧《哭与笑》是一部具有独特艺术审美追求的戏剧,内容丰富而厚重。叙事体现了戏剧技巧,塑造了一个具有个性、情感和复杂情感的画家,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导演的创作手法发生了突破性的变化和改进。他流畅地运用叙事技巧,使这部戏流畅、生动、富有诗意。

然而,剧中人物的刻画和情感的表达是不够的。朱耷的性格与其绘画风格密切相关。然而,剧中的人物被过于冷静地对待。我建议进一步研究这个人物的性格。

此外,剧中小偷的角色应该有所改变。我们应该好好利用最后一个结局。既然这个人出现时是梁上的绅士,他最终应该有所改变,而他的改变不仅增加了人物的等级,还能给观众带来启示。

主角的形象反映了家庭和国家的感情,结局的安排仍需考虑。

王守德(原总政治部宣传部艺术局局长):

戏剧《哭与笑》有很多文化内容,尤其是八大关人的形象塑造得非常好。

八大山人又见到了绿娘,戏演得不好。朱耷重复了绿娘过去的一些语言,但绿娘什么也没感觉到,很难跟上以前的情节。最后,这个角色可能是也可能不是绿娘,属于一个开放的结局。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要不是绿娘,我不会有感情。八大山人出家与青娘的关系是这部戏中两个特别重要的“纽扣”。这种安排给角色的命运增加了更多的变数。

(Guangming.com记者王馨漪采访)

吉林十一选五 新疆十一选五 beplay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