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乐新闻网 > 文化 > 融大德大智大勇于一身的共和国第一大将粟裕

融大德大智大勇于一身的共和国第一大将粟裕

2019-12-02 07:41:02

文/祥董敏

刘伯承元帅曾经评论过苏羽,说:苏羽同志聪明、勇敢、深沉,非常杰出,赢得过多次战争,有着古代著名军人的风范,是我军最好的将军,是中国的军事家。他还说苏羽将军是我军著名的常胜将军。他的军事生活,无论是民事的还是军事的,都能征善战,无私无畏,勇敢博学,正直高尚,工作出色,可以说是伟大美德、智慧和勇气的混合体。

晚年,苏羽曾写了一首诗来表达他的感受:“在服兵役的半辈子里,他经历了几次危险。战场上经历了许多战斗和欢笑,也遇到了许多困难。宋仓敢于挺身而出。草怎么会害怕大风和寒冷呢?生与死浮沉,寻找共同的东西,幸福会让你愿为青山付出代价。”这首诗表达了他的抱负。这首诗概括了他艰苦奋斗、强烈勇气、曲折、无私、无畏和光明磊落的革命生活。

如果你有足够的勇气承担沉重的负担,你不会对风险感到惊讶。你的生活中会有几次危机。

在革命斗争的残酷环境中,可以想象,在执行前进任务中所面临的困难和要完成的任务是巨大的。苏羽服从党的安排,三次奉命执行先遣任务。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他以智慧和能力尽了最大努力完成了任务,充分展示了他为革命事业勇敢承担重任的奋斗精神。

苏羽的第一个先遣任务是在1934年7月协助方志民和荀怀州作为第七红军(后来改为第十红军)的参谋长执行遏制任务,以配合中央红军主力执行战略转移。当时,红七军团有6000多人,包括4000多名战斗人员和约2000名非战斗人员。这样一支军队完成中央政府委托的任务有多困难。由于敌我力量的悬殊和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先遣队于1935年1月在江西怀玉山战役中失利。怀玉山战败后,苏羽按照中央政府的指示,带领数百人组成中国工农红军进入师内。苏羽担任师长,奉命开展游击战,建立苏维埃根据地。在失去党中央和上级党组织领导的情况下,苏羽等人带领部队经历了从正规军到游击队、从国内革命战争到抗日战争的两次转变,先后打破了国民党的“压制”,成功地坚持游击战争三年,保存了革命火种。

1940年,苏羽(右一)和陈毅(右二)在苏北黄桥决战前夕。

苏羽执行的第二次先遣任务,是在1938年4月奉命率领一支由500多人组成的新四军先遣队,向江南敌后挺进,进行战略侦察。当时,敌人形势非常严峻,日军占据了主要战略阵地。国民党正规军节节败退,留下大批地方杂军占领长江中下游广大村庄。先遣队去江南时,人们对它不熟悉,力量薄弱。它能否站起来打开局面,是中国东部爱国军和平民非常关心的问题。然而,接受任务后,苏羽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对困难或退缩的恐惧,而是表现出一些兴奋。与此同时,他深感责任重大,并暗暗下定决心不辜负党的期望。进入江南后,苏羽率领部队在魏岗、杨晓丹、官渡门战役中取得胜利,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极大地鼓舞了江南军民的士气,为新四军等部队进入江南创造了有利条件。

1944年底,苏羽的第三次先遣任务奉命率领新四军第一师向东南挺进,执行在江浙皖敌后发展的任务。1944年秋天,日本侵略军被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消耗殆尽。党中央审时度势,制定了发展东南的战略方针。当时,苏羽作为新四军第一师的指挥官,鉴于江南敌后形势复杂,环境艰难,任务繁重,自告奋勇要求中央局和新四军部,由他率领苏中第一主力南下,发展东南抗日根据地。同年12月,部队开始向南移动。当部队向南推进时,他们不仅要深入敌后新区,进攻日军和伪军,动员群众,还要对付前面顽抗的部队,准备加强他们的纵深力量。他们也应该时刻警惕日本和伪军的进攻。一方面,苏羽应该密切关注部队的休息和训练,总结经验。一方面,积极部署根据地建设,开展新区工作,动员群众减租减息,发展生产,积聚力量。1945年2月至6月,苏羽在天目山进行了三次反顽固自卫战争。天目山战役的胜利巩固和发展了苏南浙东的抗日根据地,创造了浙西的抗日根据地。率先在全军把游击战转变为运动战,为八路军、新四军进行大规模运动战和歼灭战积累了经验。同年9月下旬至10月中旬,我军江浙军区根据中央政府的命令,有计划地渡江向北撤退。从南到北,苏羽在复杂的形势和困难的条件下,用了10个月的时间带领部队开辟了实力较弱的局面。他成功地完成了中央政府委托的开发东南的任务,扩大了我们在东南的抗日阵地。

在三次先遣任务中,苏羽勇敢地承担了沉重的负担,面对风险保持冷静,坚定信念,不冒险,不怕艰难险阻,以智慧和勇气与敌人作战。他很好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显示了他的杰出才能和杰出品格,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

敢说实话,打破常规,久经沙场,开怀大笑

面对强大的敌人,苏羽轻举妄动,发出了坚定的命令。他认为这是“说笑”。苏羽既有远见又有非凡的勇气。他敢于在战略决策上“大胆直言”,在战斗指挥上大胆果断。

解放战争期间,苏羽曾十多次提出关于全局的战略建议,其中至少三次使用“大胆直言”的字眼,另一次使用“冒着宗派主义的危险”。他之所以采取如此严肃的态度,不仅是因为这些建议涉及整体战略形势,更重要的是,这些建议与中央和上级的决策有很大不同。

1947年,苏羽(左二)在孟良崮战役的前线。

解放战争初期,当中共中央提出从外进攻的战略计划,指示苏羽率领华中野战军主力从淮南西进时,苏羽认为依靠根据地从内部消灭敌人更有利。他建议华中野战军先在华中打几仗,然后冒着被上级责难的危险“大胆直捣前线”,把主力集中在主要作战方向上。此外,在作战指挥中,他没有采用诱敌深入、先攻弱的传统战术。相反,他决定在解放区的前线作战,进攻敌人的出发点。他把战斗力强的国民党第八十三师作为第一个消灭的敌人。因此,他赢得了七场战争和七场胜利,为我军提供了消灭内线敌人的成功经验,为党中央确定内线战略防御政策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战略进攻转变为战略决战的关键时刻,当中共中央作出分兵南下的战略决策,指示苏羽带领华野三纵队南下渡河时,苏羽两次“大胆陈述”了他改变中原战局、发展战略进攻、赢得民族胜利的战略构想。他建议在作战和军队建设中采取措施,改变我军在数量和技术上的劣势。他建议中原地区的三野战军采取分而治之的方法打大仗。他建议华野三纵队暂时渡江,集中兵力于中原黄淮地区,打一场大歼灭战,尽可能多地消灭长江以北的国民党主力。中共中央采纳了他的建议,决定华野三纵队暂时不渡河南下。而是集中华东野战军主力歼灭中原地区五、六至一百一十二个正规军旅,为渡江开路,向南推进。

1948年12月17日,淮海战役总前委在华野总部蔡坳村召开第一次会议,左起:苏羽、邓小平、刘伯承、陈毅。

豫东战役中,中央军委最初的作战任务是以消灭国民党第五军为中心目标。根据军委的战略意图和战场形势的变化,苏羽认为消灭第五军有许多不利因素,不可能稳操胜券。因此,他设计了一个“先打开封印,然后消灭并援助敌人”的腹箱。当战斗机预计会出现时,他做出了一个果断的决定,并立即执行了。结果,他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消灭了九万多敌人,迅速扭转了中原的战争局面,把民族战争从战略进攻推向了战略决战。

苏羽几次直言不讳的勇气在军事史上广为流传,但不是每个人都敢说真话。没有对革命事业的高度责任感,没有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没有战略家的远见卓识和非凡勇气,没有把个人得失放在一边的坚强党性,就不可能作出超出普通人视野的决定。

心坦荡,忍气吞声,草劲怕大风和寒冷

苏羽的生活充满曲折。在他近60年的革命生涯中,他在逆境中度过了20多年。他在革命阵营内部遭受了多次打击,被冤枉了三次,特别是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上的错误批评。1954年10月,经毛泽东个人提名,粟裕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1955年9月,苏羽被授予将军军衔,在十大将军中排名第一。苏羽在总参谋部的七年里,不辜负毛泽东的期望,为国防建设和巩固以及国家安全而努力工作。他尽力探索和研究现代战争面临的许多新问题。然而,他的现实主义精神、坦荡的胸怀和直率的个性并没有得到一些领导的赏识,异常不公平的工作环境制约了他才能的发挥。客观地说,他的“诚实”和“直率”也得罪了一些领导人。在成千上万人的军委扩大会议上,苏羽受到了错误的批评,对他提出了许多不实的指控,采取了没有得出政治结论的组织措施,解除了他的总参谋长职务,从而长期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他的思想、成就和道德品质被有意无意地埋葬和扭曲。他还批评了自己工作的地方和指挥的战斗,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如颠倒是非和混淆是非。他死后,1994年12月25日,刘华清和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在《人民日报》上联合发表了一篇题为《纪念苏玉同志》的文章直到那时,他们才郑重声明:“一九五八年,苏瑜同志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受到错误的批评,长期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这是历史上的一个错误。这也是中央军委的意见。”然而,尽管苏羽遭受了惨痛的不公,他没有抱怨,也没有躺下。错误的批评一结束,他就接到了被替换为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命令。同一天,他去了军事科学院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军事科学研究中。孟奇的信念不变,尽管不公正,他的战斗精神不变,尽管逆境,他已经成为一个英雄,通过艰苦的努力。他仍然尽职尽责地完成分配给他的工作。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彭怀德受到批评,有人建议苏羽适时提出康复要求。苏羽严肃地说:“彭怀德同志受到批评时,我不想问自己的问题。我永远不会利用党内政治浪潮的起伏。我相信我几十年的革命实践足以解释我自己。”这几句话充满了苏羽纯洁的党性和高尚的人格。

高而不居,高风亮节,生与死浮与沉俗

苏羽是一位军事家和军事家,军事成就卓越。他在人民战争的大舞台上上演了许多历史剧,这些历史剧极具毁灭性,气势磅礴,充满山川。然而,面对个人名利,苏羽表现出非凡的胸襟,顾全大局,谦虚而无懈可击,勇于放弃,敢于担当配角,不身居高位,大度而无私,留下“两个指挥官一个元帅”的好消息,更表现出勇气和高尚的风度。

1945年10月,中共中央决定任命苏羽为华中军区司令员,张鼎成为副司令员。接到电报后,苏羽“不知所措”,立即向中央局负责同志提出建议,并向中央委员会报告,要求任命张鼎成为司令员,撤换副司令员。他首先认为张鼎成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是中央委员,比苏羽大9岁。他曾领导闽西起义,并担任闽西南军事政治委员会主席。新四军成立之初,他是第二支队的司令员,苏羽是副司令员。苏羽总是把张鼎成当成他的哥哥,并且非常尊敬他。苏羽认为,张鼎成当领导和副领导更有利于工作和团结。当时党中央没有采纳苏羽的建议,报纸仍然坚持苏羽为司令员。当晚,苏羽又发了第二封建议电报,要求撤换副职,并郑重声明:“为了慎重起见,更有利于今后的工作,我们在此再发一封电报,要求中央政府以丁成为总司令,他应尽最大努力协助完成中央政府交给的光荣任务。”党中央收到了苏羽的电报。经过仔细研究,最终决定采纳苏羽的提议,由张鼎成担任华中军区司令员,苏羽担任华中野战军副司令员兼司令员。苏羽不仅亲自主动担任副司令员,而且经过认真的思想工作,要求他领导的新四军第一师和江浙军区的干部在合二为一时,把他们的正职让给兄弟军的干部。这是多么宽广的胸怀和宽容。

1948年5月,苏羽前往河北阜平城南村,就华野1、4、6纵队暂时留在江南的问题向党中央、毛泽东汇报。报道后,中央决定将陈毅从华东野战军调到中原局和中原军区工作。苏羽接任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但是这个消息让苏羽大吃一惊。陈毅是苏羽的老领导。在长期的联合战役中,苏羽和陈毅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苏羽对陈毅表现出极大的尊重。同时,苏羽很清楚,陈毅在华野主持大局,他就能更好地集中精力指挥战役,完成中央军委赋予的歼灭敌人的任务。苏羽的第一个想法是如何更有利于华野赢得更多的战斗,消灭更多的敌人。他立刻一再要求陈毅成为华野的预期总司令,“华野不能离开陈常军”。经过多次恳求,中央决定允许陈毅在中野工作,仍然保留华野司令员兼政委的职务。陈毅不在期间,苏羽担任华野代理司令员兼政委。

1955年,周恩来总理向苏羽发出了第一份军衔令。

1955年,我军实行军衔制度。资格、威望和战功是当时授予元帅和将军的主要依据。中央政治局考虑元帅军衔时,毛泽东和其他人一样,想把元帅军衔授予苏羽。据毛泽东身边的首席保镖李银桥说,中央委员会在中南海YiNianTang讨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的军衔问题。毛、刘、周和朱出席了会议。在讨论苏羽的军衔问题时,毛泽东不仅给了苏羽元帅的军衔,而且给了苏羽很高的评价。毛泽东说:“在功绩、历史、才能和美德上,苏余灿都是元帅。解放战争中,谁不知道苏羽在中国东部?蒋介石的毛驴孔中谁不怕苏羽?但苏瑜已事先写信要求辞去元帅之职。”周恩来叹道:“苏羽二军区司令,一军区司令,是个难得的人才,将军还是将军。”毛泽东立即补充道:“他是头号将军。”

大海中的一滴水,微风中的微风,以及对幸福的美好祝愿

苏羽以战功卓著而闻名,身居高位。他从来不以优异的兵役或滥用权力谋取私利为荣。不管是顺境还是逆境,我们总是承诺自己是“沧海一粟”,用普通士兵来约束自己。在十年内战期间,他很快从基层指挥官成长为高级指挥官,担任第七红军团参谋长。在浙南三年的游击战和抗日战争中,他在战略要地占据了主导地位。解放战争期间,他先后担任华中野战军司令员、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华东野战军和第三野战军代理司令员和代理政委。他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做出了重要贡献,被誉为胜利的将军。解放战争胜利后,他先后担任中央军委委员、副总参谋长和参谋长。面对随之而来的权力和荣誉,他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之所以能够为革命作出一些贡献,是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正确领导、野战军合作、指挥员和战斗员流血、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支持的结果,我只是沧海一粟。”

1949年7月,苏羽兼任南京市委书记和市长。为了方便工作,组织决定为每个担任地方职务的干部制作一套便服。后勤部门建议苏羽,作为一个城市的领导者,应该做一套羊毛衫。苏羽不赞成,说道,“没门!为什么是羊毛?你不能做个布罩吗?我一进城,就注意到了破旧的衣服。我想脱离群众。广大人民并不把我看作是市长的衣着光鲜,而是把我的工作做好并为他们服务。”根据他的意见,后勤部门给他做了一套灰色卡其布中山装。他穿着这套西装去见南京人,并去工厂、学校和商店调查和学习。后来,他被调到中央军事委员会担任副参谋长。他穿着从南京到北京的西装,直到它变成灰色,他不愿意扔掉它。

1951年,他成为中央军委副参谋长。他的家人搬到北京,在一所老房子里住了30年。入住后不久,一些房屋倒塌,管理层提出了2万元的维修预算。苏羽不同意,但提出了“拆东墙补西墙”的计划。只花了500元做了一次简单的修理。直到1976年唐山地震,这座房子才完全倾斜和断裂,变成了一座破旧的建筑,才得以彻底翻新。至于他的孩子,他既是慈爱的父亲,也是严格的老师。他注意培养他们勤劳勇敢的气质,警告他们不要养成做纨绔的习惯。当他们的孩子长大后,苏羽要求他们进行集体生活锻炼,步行上学和回家,不允许用汽车运送他们。毕业后,他们服从组织的分配,自愿要求在艰苦的岗位上工作,从普通士兵开始。

在物质生活中,苏羽确实一尘不染,廉洁奉公,始终保持着公务员的本色。1980年,病重的苏羽留下遗嘱:“在我之后,不要举行告别仪式或追悼会。我希望把我的骨灰撒在我经常战斗的江西、福建、浙江、安徽、江苏、上海、山东、河南等省市,和我的战友们葬在一起。”最后一次,他实现了“为青山做出巨大贡献”的崇高理想。

这篇文章最初是为《党史拓宽》一书而写的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起诉

请注意更多精彩的内容

党史广播微信公众号:党史博才

hg0088备用网址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pk10app

相关热词搜索: